Roki

I will return, find you,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盾冬】坠落(半AU 双竹马失忆梗)01

趁着包子生日开一个坑!看在我对赛包子深深的爱意的份上应该不会是个坑!

高亮:作者是个话痨!话痨!话痨!

本文提要:竹马成双的Steve和Bucky双失忆梗,神盾特工!Steve X Hydra特工!Bucky,这是一个两个人一路从出任务到调情再到推翻嗨爪暴政,最终过上没羞没臊的小日子的故事。


职员表:主角l 甜心、吧唧

            配角l 复联全员、嗨爪全员、炮灰组织、路人组织


背景设定:

1、平行世界,国家名称不变,国际关系纯属瞎扯,如果发现不合理之处都是作者的锅。美利坚在二十多年前发生大规模政变,皇室被推翻,新的民主政权建立,但国家仍处于不安全状态。(这一条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2、神盾和Hydra是隶属国安局的两个机构,两个机构分工不同,偶有合作。Nick Fury是神盾老大,和Hydra老大Alexander Pierce是战友。

3、Hydra的最终目的是夺取国家政权,用秩序建立新世界,文中各种伪·Boss都是在Hydra的操控之下进行活动,然而一心一意爱着自己的老拍档的单纯的小福瑞对此一无所知。

以上是胡扯的背景设定,下面接正文。


Chapter 01

铅色的乌云笼罩在布鲁克林的上空,时不时地发出几声闷雷。尽管距离上一次皇室军队和革命军交战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礼拜,空气里还是弥漫着散不去的硝烟味,混着布鲁克林独特的贫穷、混乱无序的味道,催生出一股躁动的不安因子。街道上随处可见喝得醉醺醺勾肩搭背唱着下流歌曲的人,他们大多是一群精力充沛的年轻男人,光着上身,兴高采烈的挥舞着手中的酒瓶和报纸,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不放过任何一个调戏过路女孩子的机会——前线作战的消息已经通过各种渠道突破新闻封锁传的沸沸扬扬,革命军在今天早些时候攻占了费城,皇室倒台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这场持续了将近十年的内战似乎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虽然纽约依旧属于非解放区域,但是很显然皇室已经没有闲工夫来管这群暴动的民众了,更何况是布鲁克林这样一个充满着贫穷和犯罪的地方,他们自顾不暇。

Bucky踢着一枚空掉的弹头,嘴里哼着奇怪的调子熟门熟路的穿梭在错综复杂的小巷子里,敏捷得像一只身手矫健的野猫。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走大路明显不是一个好选择。虽然小巷里一般都很脏,并且经常会传出一些不那么适合小孩子听的声音,但是比起在街上跟那些喝醉了的混蛋们打一架,这些似乎都变得可以忍受了,更何况Bucky今天有别的目的。

穿过那些七拐八拐的阴暗小路,Bucky终于抵达目的地。不远处传来斗殴的声响,Bucky停下脚步,看了看四周,随意捡起一块砖放在手里满意的掂量了一下,然后轻手轻脚的接近。

巷子尽头的地方,三个强壮的半大小子在围攻一个看起来严重营养不良的大约七八岁的小个子。领头的少年一拳把小个子揍进垃圾堆里,嘴里嘲讽着,“操你的,Rogers,你就是不知道什么叫屈服是吧?”小个子从垃圾堆里爬出来,挣扎着站直,鼻孔里流出一道暗红的血,他挥动着自己的拳头,露出一个满不在乎的笑容,“我可以就这样跟你们打上一天。”这句话明显激怒了这伙人,领头的人掰着关节发出咔咔的声响,猛得把Steve再次推回垃圾堆,正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突然脑后遭到一记重击,眼冒金星的倒下了。

Bucky扔下砖块,弓着身快速的一记左勾拳打在旁边的人脸上,然后矫健的躲过身后袭来的木棍,狠狠地踹在最后一个人的肚子上把他踹飞出去。短短的几秒钟内,伟大的、英勇的、无畏的James Buchanan Barnes打倒了三个可恶的、丑陋的、欺凌弱小的恶棍,获得了正义战场上的全面胜利。

“是Barnes那个小混蛋!”被踹翻的那个少年最先看到Bucky的脸,并且很不矜持的大声喊了出来,声音里带着不加掩饰的厌恶和恐惧,然后在一片脏话、威胁和竖中指中,Bucky带着得意的目光目送着他们连滚带爬逃走的背影,连一句讽刺都欠奉。

Bucky走过去把Steve从地上拉起来,顺手把他裤子上的灰尘拍干净,带着点不可思议的赞叹揽住好友瘦小的肩膀,“有时候,我觉得你是喜欢挨揍。”Steve用手背擦擦糊的满脸都是的鼻血,接过Bucky递过来的一块发黄的手帕,“我马上就要赢了。”他重重的强调了“马上”这个词,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Steve着实有点想不通,为什么不管他在哪Bucky总能及时的找到他,然后像个英雄一样的出现,为他解围?

Bucky歪着头,好看的灰绿色大眼睛小幅度的向右上方飞快的瞥了一下,然后舔了舔嘴唇,歪着头做出一个“you know”的表情。他揽着Steve的肩膀往前走着,理所当然的回答:“因为我是Bucky,我就是知道你在哪儿。”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街道上醉汉们的狂欢还在继续,Bucky从裤兜里摸出几个硬币在路边的小店买了一纸袋面包和一罐淡得像水一样的牛奶,他把它们小心翼翼的揣在大外套里。这是他和Steve接下来至少两天的伙食,他可不想走在路上被拦路抢劫。Steve站在路灯下,双手插在口袋里百无聊赖的看着深蓝色的天空发呆,嘴角还残留着刚才被打出来的血痕,不出意外这些伤痕明天就会变成青紫的淤痕。他穿着过大的外套和不合身的卫衣,下摆几乎垂到了膝盖,两根细瘦的腿在同样宽大的裤管里晃荡着。金色的头发缺少光泽,显得格外没精打采。Bucky走过去拍拍他,给他示意了一下怀里的食物,两个孩子兴奋的对视一眼然后并肩跑起来。

事实证明,即使Bucky怀里揣着东西行动不便也能在跑步这种事上甩Steve一条街。他们站在一幢老旧三层居民楼的侧面,隔壁原本也是一样的居民楼,但是已经被炸得只剩下一面约一层楼高的围墙了。Bucky把怀里的东西递给还在气喘吁吁的Steve,退后几步,通过助跑起跳,一脚踏在围墙的墙面上,然后敏捷的转了个身借助墙面的支撑扑向那幢还算完好的楼的更高处,双手拉着可活动梯子的下端落在地上。Steve带着羡慕的目光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虽然已经看过无数次,但每次还是忍不住对Bucky惊人的身手感到惊奇。

“我真觉得你应该是一只猫。”Steve费力的往上爬,嘴巴里叼着装面包的纸袋含含糊糊的说着。Bucky随手拍拍Steve几乎没有肉、瘦骨嶙峋的屁股,“赶紧爬上去,我饿死了。”

他们从三楼的窗户爬进了房间,齐心协力把梯子收上去用垂下来的粗重帆布藏好,然后把贴了好几张报纸的窗户牢牢地关紧。

这是一间公寓里的主卧,靠近门的地方被一只衣柜堵死了。几个沙发垫和一张床垫铺在地上,角落的地方摆着一张木头桌子,桌子上整整齐齐的码着一小摞书和纸张。Steve和Bucky在一年前无意间发现了这里,简直如获至宝,他们的上一处居所在轰炸中被夷为平地,好在当时他们都躲在防空洞里。主卧自带一间小小的盥洗室,Bucky发挥化腐朽为神奇的技能,修好了自来水管,而这个街区的供水系统居然还在完好的运转着,这解决了他们的日常用水问题。他们从当时乱七八糟的公寓里找到一堆之前的主人没有带走的东西,其中包括一个很有用的手摇发电机,和一只插电的水壶,在Bucky稍加改造之后他们偶尔也能喝上热水和热牛奶。这幢居民楼的楼梯已经被彻底摧毁了,唯一的入口就是那架钉在墙上的差点报废的可活动式梯子。为了安全和方便起见,Steve和Bucky决定把卧室的门堵死,然后用一块大帆布把梯子盖住。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们就在这间破败的小公寓里面安家了,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相安无事。

Bucky坐在沙发垫上,迫不及待的打开纸袋然后发出一声欢呼,Steve倒了两杯早上烧剩下的水坐在他的对面,好奇的向纸袋里张望。

“Wendy小姐多给了我一个甜甜圈!”Bucky的眼睛闪着幸福的光芒,嘴唇被他舔得红红的带着水润的光泽。他眯着眼睛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带着孩子特有的傻气,整个人散发出健康又快乐的气息。毫无疑问,Bucky是一个非常可爱、非常好看的孩子,他有一双总是神采奕奕的灰绿色大眼睛,笑起来非常迷人,简直像个天使一样,深棕色的短发总是梳的整整齐齐。不像Steve瘦小的身材,Bucky在同样缺少食物的情况下居然发育的非常好,今年十四岁不到的他个子高挑,身材虽然谈不上强壮但是非常结实,看起来像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小伙子,可爱又英俊。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是将采购的任务交给Bucky。

那些小姐或者女士们,总是因为Bucky天使般迷人的外表和真挚的甜言蜜语而额外多给他一些食物。

Bucky小心的把涂着厚厚糖霜的甜甜圈掰成两半递给Steve,两个人就着蜡烛发出的微弱亮光分享着一只甜甜圈和今天发生的一切。不管外面是怎样天翻地覆,至少在这间小小的房间里,他们是安全的。

“今天又是什么原因?”Bucky吞下最后一口甜甜圈,不舍的舔舔手指。虽然他知道Steve和那些街头混混打架的唯一理由就是他那与生俱来的正义感,但是Bucky还是想知道他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而挨打。

“他们在勒索Jack Hamilton,当时他的身后还跟着他的小妹妹,那可怜的孩子都被吓哭了。”Steve提及下午发生的事的时候,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无处发泄的愤怒,同时一种无能为力的沮丧感也在慢慢的侵蚀着他的心。

Hamilton家的Jack是这片街区出了名的胆小鬼,父亲在战火中丧生,母亲靠着皮肉生意辛苦的抚养着这一对兄妹。街道上的人们总是轻蔑的用各种难听的绰号辱骂这一家人,向他们吐口水,只有Steve会在遇到他们的时候规规矩矩的,有礼貌的问好,“早上好,Hamilton太太。”Bucky每次都能从那可怜的女人眼里看到近乎感激的泪水。

“然后可怜的Jack就带着他的小妹妹跑掉了,留下英勇的Rogers队长独自面对三个该死的恶徒。”Bucky笑嘻嘻的伸手去揉Steve的金发,“Language,Bucky。”Steve侧过身躲开,严肃的指出Bucky的用词不当之处。“你这个小怪胎,”Bucky装作恶狠狠的样子扑过去挠他,“你这个明明在布鲁克林长大还严谨顽固的像个九十多岁老学究一样的小怪胎!”Steve不甘示弱的挠回去,两个孩子倒在在铺着沙发垫的地上嘻嘻哈哈的打闹着。

Rogers队长是一个仅存在他们之间的小秘密。每个男孩儿心中都会有一个超级英雄的梦,而Bucky和Steve幻想出的超级英雄就是Rogers队长。这是一个Steve Rogers队长和他的亲密的战友,神枪手James Barnes,率领着一支叫咆哮突击队的七人小队(起初Steve设想是六个人,但是Bucky坚持是七个人。“说真的,Stevie,”Bucky用手敲着桌子,皱着眉严肃的说,“你不觉得七个人的队形看起来更有气势吗?”Steve妥协了),在世界各地打击犯罪,追捕邪恶的P博士,维护和平与正义的故事。Steve曾经还为咆哮突击队画了十几页漫画,可惜这些漫画还没有完成就与他们的上一处居所一起灰飞烟灭了。

他们闹累了喘着气仰面躺在垫子上,天花板的一角有点漏水,明天一定得去找点什么东西补起来,要不然再来一场暴雨他们就得重新找房子了。

“我真羡慕你,Buck。”Steve盯着漏雨处喃喃地说,他转头看着躺在旁边的Bucky,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失落,“如果我像你一样就好了。这样的话我至少可以保护自己的同时教训一下那些恶棍们。你看,如果我像你一样健康,我们还能省下一大笔医药费,你就可以吃点好东西了,你长得这么高一定很需要营养。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靠着吃这么少的东西变得这么高的?你是大力水手吗只吃菠菜就可以?唉,我不是想说这个,我的意思是,姑娘们都喜欢你,你那么好看,而我像个瘦小的豆芽菜,天啊我才比你小了9个月而已!要不是你每次都要带上我,早就有姑娘约你去跳舞了。我觉得我像是你的累赘,你一个人肯定可以生活的更好——”

“嘿!嘿!”Bucky坐起来用力抓着Steve的肩膀摇晃,试图把他那不知道飞到哪里的思绪给拉回来。Steve的思维很发散,有时候会一直说个不停,全程没有重点都在兜圈子,最高纪录甚至可以连着说上一个小时不间断也不用喝水。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相依为命的Bucky已经很习惯这件事了,所以刚才也只是默默地听着Steve碎碎念,直到他越说越离谱才忍不住打断他。

“听着,Stevie,”Bucky的表情格外的严肃,黑暗中Steve几乎能看到他亮晶晶的眼睛里闪着真诚的光,“首先,我也希望你能早点好起来,所以你一定要按时吃药。只要你好起来,很快就可以变得和我一样健康,我们到时候可以试试掰手腕,你觉得怎么样?其次,菠菜是世界上最恶心的蔬菜没有之一,你知道我恨菠菜。再次,我才十四岁,我不需要姑娘,但我需要你,Stevie你到底在想些什么?最后,你不是我的累赘并且永远不会是我的累赘。我一个人根本不会过上什么该死的更好的生活。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八岁生日的时候答应过我要一直陪着我的还记得吗?”Bucky越说越快 ,到了最后差不多要吼出来了。

“Language,Bucky。”安静了一会儿之后,Steve开口。

Bucky愣了一下,然后噗的笑出声,“再说了,我到哪里去找像你一样固执的小怪胎。”

他拉着Steve躺回垫子上,伸手摸摸他的金发,抿着嘴唇,两边各鼓起一个可爱的小包,“不用担心,你超级可爱的。我觉得金发很好看,我也想要金色的头发,不过你的头发有点长了我明天得帮你剪一剪。”

他们并肩躺着,不远处的大街上依然传来醉汉肆无忌惮的歌声以及叫骂声,隐隐还能听到飞机从上空掠过的轰鸣声。玻璃的窗户只能挡风不能遮光,月光混着灯光照在脸上有股凉凉的感觉,但是Bucky躺在旁边的身体会传来温温的热度,所以夜晚并不会冷。Steve很清楚,即使Bucky现在睡得很安静又平稳,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肯定又会发现Bucky睡相不佳,手脚并用的缠在他的身上,头上的毛睡得翘起来,嘴角扬起来像只心满意足的猫。

过了一会儿。

“Bucky,我们吃了甜食之后没有刷牙。”

“闭嘴,Steve。”


——TBC———

第一次开坑略激动,求评论求捉虫QAQ你们跟我说说话嘛QAQ

作者的逻辑是死的,欢迎姑娘们拿着小皮鞭对我各种鞭挞!

最后再悄咪咪的祝包子34岁生日快乐,虽然你看不见,但是我是爱你的。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