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

I will return, find you,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盾冬】坠落(半AU 双竹马失忆梗)02

01在这里


Chapter 02

自从革命军入驻费城之后,就再也没有传来任何关于战场上的消息。人们逐渐从盲目的乐观和不知所谓的狂欢中清醒过来,不管发生什么变化,生活总要继续。食物的供应依旧紧张,面包等必需品的价格每天都在提高,肉类居然已经开始和黄金等价。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面临着更加严峻的形势——凛冬将至,供暖成了关乎生存的大问题。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Bucky嘟囔着醒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开缠在Steve身上的手脚以免把他弄醒,爬出了还算温暖的被窝。他带着起床气毛毛躁躁的揉了揉睡得翘起来的头发,光着脚在房间里乱走了一会儿。温热的皮肤接触到冷空气炸出一层鸡皮疙瘩,这让Bucky稍微清醒了一点。他和Steve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地上——Steve总是在一些细节上固执的像一头牛。


在Bucky套上裤子的时候,Steve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了,也许是听到了Bucky发出的声响,也有可能是被冻醒的,因为他们的被子不够厚也无法负担任何可以取暖的东西。


Steve趴在枕头上,脑袋昏昏沉沉的。随着天气变冷,他最近一直持续的发着低烧,肺炎、支气管炎等疾病在消磨着他的健康。Bucky担心的凑上前去摸摸他发烫的额头,“头还疼吗?”


“我感觉还不错,至少比昨天好多了。”Steve信誓旦旦的说。他显然不清楚自己现在看起来的样子——蓝眼睛被烧得发红,眼圈下方有淡淡的阴影,脸色是病态的苍白,嘴唇干裂起皮。


Bucky知道他很难受,只是不想让他担心才这么说,但是他没有拆穿Steve明显的谎言。Bucky在他头上乱揉一气,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你会好起来的Stevie,记得按时吃药。”他飞快的穿好外套打开窗户准备爬出去,临走之前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趴在垫子上目送他离开的Steve。


“过来把窗户关紧,今天不要乱跑了。试着在我不在的时候别做傻事好吗?”


Steve有气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怎么可能,傻事都被你一个人做光了。”


Bucky哈哈大笑着给了他一个像摸像样的军礼,然后帅气的消失在窗户外面。


Steve裹着被子蹭过去关窗户的时候才发现外面下了雪并且积起了不薄的厚度,上面印着Bucky孤单的、带着某种规律消失在街角处的脚印。窝回垫子上的时候突然觉得喉咙有点痒,Steve不可抑制的弯腰咳了起来,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一旦天气变冷,那些以往藏在身体边边角角的各种讨人厌的疾病就会争先恐后的跑出来,冬天对Steve来说比健康的人来得更加难熬,虽然Bucky已经想方设法给他弄到了一些药——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在现在这种战事吃紧的情况下Steve简直想不通Bucky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药,每次问他,Bucky总是神神秘秘的不肯告诉他,逼急了也只会笑得得意洋洋的回一句,“我可是布鲁克林小王子,我总有办法。”——但是对于他像个病原体一样的身体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他总是觉得自己亏欠Bucky良多,即使Bucky非常讨厌Steve这样想,但这毕竟是不争的事实,Steve没法消除自己心中对最好朋友的愧疚感。他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和Bucky形影不离了,也许是四岁或者五岁,反正除了早期一些模模糊糊记不清的回忆之外,比如他的父母,Steve的记忆从头到尾都被Bucky占领。两个失去父母的小孩子在布鲁克林这样的地方相依为命的活到现在,居然也没有被冻死或者饿死甚至是死在时不时发生的枪战之下,这几乎已经是一个温暖人心皆大欢喜的童话故事了。早些时候,战争还没有进行到紧张阶段的那些日子,物资不是那么匮乏,街上的一些好心人经常会给他们一些食物和穿旧的衣服,他们得以依靠这些度过最无助最脆弱的时期。等到稍微大了一点,他和Bucky会帮着别人做一些跑腿的工作来挣钱养活自己,比如送信、送牛奶或者卖报纸之类的。街上唯一一家书店的老板很喜欢Steve的认真劲儿,教会了他读书写字并且允许他免费看书(Steve也因此教会了Bucky读写,但遗憾的是Bucky对书籍并不是很感兴趣,也许正常的身体健康的男孩子总是更喜欢踢球之类的活动),相应的Steve经常会帮书店老板做一些简单的抄写工作以示感谢,在书店的时光几乎是Steve除了和Bucky在一起之外最开心的时候,可惜现在那家书店已经不在了。Steve身体好的时候可以和Bucky一起赚生活费,而现在两个人的开销基本上都压在了Bucky的身上,但Bucky似乎从来都不介意这件事,这让Steve万分内疚。


在Steve的印象中,Bucky总是他们中最会照顾人的一个,如果说Steve天生就有一种正义感,那么Bucky就是天生自带责任感。也许是因为他比Steve大一岁,又或者仅仅是因为Steve身体不好,Bucky对Steve总有一种独特的保护欲,他就像一只攻击性很强的小兽,早就把Steve划进了他的保护范围,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不能碰。他会揍跑欺负Steve的混小子们,像个老妈子一样叮嘱他按时吃药,并且热衷于操心Steve的一切。相对的,Steve也同样关心着Bucky的一切,虽然在打架这方面他可能帮不上忙。


Steve经常会想到他们以后的生活,如果他年龄足够大足够敏锐,他就会发现在他的未来计划里Bucky总是占据了相当分量的比重。然而对于十三岁的Steve来说,和Bucky做一切事都是理所当然的,他无法想象没有Bucky的生活。所以如果有可能,他希望自己能活下去,并且活得足够久,因为Bucky的身体很健康一定会很长寿,他答应过要一直陪着Bucky。更何况Rogers队长和神射手Barnes还要打败邪恶的P博士,他怎么可以屈服于小小的病魔呢。


Steve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心情好了很多。他从桌子上拿起那本鲁滨逊漂流记,窝在还残留着Bucky的一点体温的被子里,准备用这个打发着Bucky不在的时间。


他今天晚上要给Bucky讲鲁滨逊是怎样烘焙出面包的故事。


Bukcy一路小跑着跑进一家意大利餐厅的后门,“早上好,Burno先生!”最近几个月他都在这间餐厅里打工,做些洗盘子以及送餐的工作。


Burno先生很喜欢这个时刻看起来都精力充沛的小子,在布鲁克林这样压抑的环境里,看到这样阳光的笑容心情也会不由自主的变得好一些。更何况,他还有一幅好皮囊,自从James来了之后,Burno先生敏锐的发现店里面的女性客人明显增多,原因不言而喻。然而最令他惊奇的是James的语言天分,Bruno先生是意大利人,两年前带着家人来到纽约开了一间意大利餐厅,他本人的英语不是很好,在心血来潮的教了James几个月的意大利语之后,他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已经可以用意大利语跟他那对英语一窍不通的父亲老Bruno进行简单的交流了。说到这个,让Bruno先生在生意不怎么景气的情况下还继续留着James的另外一个原因是,James愿意经常帮他一起照顾得了肺结核的父亲。虽然医生说了老Bruno的病不会传染,但是依旧没有护工想要接这个活儿,更何况他现在也付不出请护工的钱了。


而对于Bucky来说,促使他继续留在这个工资给的不是很高的餐厅继续工作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Bruno先生愿意分给他一点治肺炎之类疾病的药,现在的时局几乎买不到药,抗生素之类的药物在黑市上可以卖出天价。好在Bruno先生在市中心的大医院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可以偷偷卖给他一些控制的不是那么严格的药物,这至少解决了一点Steve用药的问题。他不想让Steve知道他是怎么拿到药的,因为这会让Steve感到愧疚。但是Steve最近咳得越来越厉害了,Bucky心里很急但是也毫无办法,他们没有钱去看医生,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冬天天黑的很早,店里没有什么客人,于是Bruno先生早早地关了门。Bucky手里拎着老板友情赠送的一份意大利面,急匆匆的往家里赶。外面气温很低,街上也没有什么亮光,只有零星的几个路人,显得格外冷清。Bucky心里很期待,虽然那间公寓很破旧而且也没有供暖,但是只要和Steve在一起,什么地方都可以变成能称为家的存在。


路过他经常买面包的那家店的时候,一个男人引起了Bucky的关注。岁数有点大,个子不高,穿着料子很好很厚实的灰色呢子大衣,围着围巾,一手拿着一顶圆边礼帽,另一只手拎着一只皮箱,黑色头发里掺杂着大量的灰白,一副金丝边眼睛架在鼻梁上。Bucky从小混迹布鲁克林的大街小巷,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谁家的猫生了几个崽他稍微打听一下都能知道,所以他一眼看出来这个人是个外地人。然而这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他急着回家和Steve分享一份还热乎的意面,Steve答应给他讲那个流落荒岛的可怜人的故事。


熟门熟路的爬进房间里,Bucky并没有看到意想之中在烛光下打着哈欠看书的Steve。房间里有点冷,但是也不算太糟糕。黑暗中能看到垫子上蜷着一大团人形物品,肯定是缩在被子里的Steve。Bucky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点燃蜡烛,走过去准备把Steve拍醒吃饭,当他的手接触到Steve露在外面的额头的时候,被滚烫的温度吓得脸色惨白。他哆嗦着把Steve从捂的严严实实的被子里扒拉出来,发现他已经烧得不省人事了。Bucky喊了好几声他的名字甚至拍打着他的脸都没能让Steve醒过来,他的脸烧得发红,呼吸滚烫,手脚却是冰凉的。Bucky把他紧紧抱在怀里,试图温暖他冰冷的手脚,但是无济于事。


慌乱中,他看到垫子上暗红的血迹,一阵莫大的恐惧瞬间攫住了他的心。


我不该留Steve一个人在家的,该死的,我是个蠢货,我应该留下来照顾他的!Bucky在心里大声责备着自己,手忙脚乱的给他喂了点水,并且把桌子上的药塞到他嘴里,Steve发出难受的呻吟,喉咙下意识的吞咽着,总算把药吃进去了。首先要降温,Bucky火速到外面抓了几把雪放进一个大号马克杯里,爬上来的时候差点失手摔下去。他把雪放在一块沾湿了的毛巾里,敷在Steve滚烫的额头,然后把被子和他们所有能御寒的衣物都盖在Steve身上。做完这一切之后,Bucky不知所措的跪在他的旁边,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


毫无疑问,Steve需要医生,光是药是不够的,他需要得到治疗,在医院里的那种。可是他们根本没钱去医院,而且他们也不认识什么有钱人能借钱给他们,布鲁克林的每个人都是同样的困难。即使Bruno先生愿意借给他一点能够让他把Steve送到医院去,后续的治疗很定需要更多的钱,到时候又该怎么办呢?Bucky不介意自己再去多找几份工作,但是很少有人愿意雇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赚足够的钱听起来简直是个天方夜谭。


Bucky脑子里乱糟糟的,他的身体因为恐惧和寒冷瑟瑟发抖,牙齿不停的打着颤。突然,那个面包店前的外地人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一个危险的念头慢慢浮现出来,那个男人看起来很有钱,虽然穿的很低调,但是大衣的料子很好,他的金丝眼镜看起来也很贵,那个箱子里鼓鼓的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也许是衣物,也许是现金。Bucky噌得站起来,抓着头发在房间里暴躁的打着转,像一只被逼入绝境的困兽。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Bucky安静下来,他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看了一眼高烧昏迷的Steve,然后干脆利落的翻窗出去。


Bucky穿着一件宽大的灰色帽衫,把刀揣在口袋里,天色完全黑下来,气温低得几乎可以将血液冻结。他冷静的接近那家面包店,心里既希望那个人还在又希望他已经离开了。幸运的是,或者不幸的是,Bucky的目标依旧呆在原地,只不过手里多了一个纸袋和一张地图,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盯上了。没过多久,男人拎起箱子向街尾的方向走去,Bucky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距离,然后轻手轻脚的跟上,冰冷僵硬的手指在口袋里紧紧握住刀柄,仿佛只有这样他才不会发抖。


男人似乎迷路了,不停的对着地图左看右看,并且徒劳的改变着方向。Bucky把自己藏在路边的阴影里,一路尾随着他,跟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这个男人依旧围绕着这两条街在原地打转,Bucky看着他尝试着询问路人但是最终放弃了,一个人继续跟他完全看不懂的地图作斗争。这让Bucky有足够的时间进一步观察他。


头发花白的男人拥有一张看起来很和善的圆脸,带着那种正派人特有的一本正经,Bucky不止一次的从Steve的身上看到同样的气质。看起来大概有五十多快要六十岁的样子。他的脑门微秃,并且因为着急,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居然冒出了细小的汗珠,时不时的掏出手帕擦擦,那副看起来很贵的金丝眼镜就架在他温和的黑色眼镜前面。因为年纪的缘故,皱纹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却没能使他的脸显得刻薄,反而给人一种温和的感觉,Bucky觉得他有可能是个什么大学教授之类的。也许他应该坐在温暖的壁炉前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古老的诗歌集,以一种使人昏昏欲睡的苍老却又平静的嗓音,念着一首又一首的长诗,而不是在这个冷得冻死人的街头,对着一张地图较劲儿,身后还跟着一个怀里揣着水果刀随时都会冲上去打劫他的危险分子。


也许他会有几个孙子孙女,围在他的脚边听他们的爷爷念着那些关于英雄的诗歌,也许他们中也有一个叫Steve、有着金发蓝眼的小个子,就跟他的Steve一样。


这个念头让Bucky猛地打了个寒颤,他突然意识到,如果今天晚上他抢了这个老人的财物,在布鲁克林这样的地方他根本无法活过今晚,不仅仅是因为寒冷或者饥饿的缘故,Bucky确信,除了他肯定还有好几双眼睛都在盯着这只外地来的肥羊,只要他一动手,那些人就会像饿狼一样扑过来要求瓜分战利品。Bucky不会动手伤人,但是那些人就不一样了,他们会把他拖到阴暗的巷子里杀掉,然后扒光他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说不定连袜子也不放过。这个老人的尸体会在几天之后才被发现,而在这段时间里,那个Steve会一直在壁炉前等着他永远也无法回家的爷爷。


山一样的罪恶感瞬间压倒了Bucky,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想去抢劫一个老人,他为自己感到羞耻,原本苍白的脸因为羞愧迅速的血气上涌,涨的通红。他恨不得回到过去把产生这个念头的自己一拳放到,好让那个卑鄙无耻的恶棍Bucky好好清醒一下。Steve也会为有这样的朋友感到难过并且恶心,Steve是那么善良那么正直的人,他宁愿死也不会希望Bucky为了他做出这种事情的。他怎么敢拿着这种钱去玷污那么好的Steve呢,即使是以救命的理由?他现在只想回到那间小公寓,陪在Steve身边,忏悔着自己的罪行。


正在Bucky陷在自我厌恶情绪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老人居然向他走来。


Bucky惊恐的睁大眼睛,呼吸因为紧张一度停滞。他发现了吗?他知道我刚才想干什么吗?他会痛斥我吗?Bucky像是僵掉了一样站在原地不敢动,他绝望的闭上眼睛。


“年轻人,你能告诉我这个地方怎么走吗?”是Bucky想象中的那种平静温厚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看到老人脸上带着点局促不安,并且有些歉意的赧然,“我实在是看不懂这个地方的地图,太复杂了,你能帮帮我吗?”


Bucky机械的接过老人递给他的地图,木然的看着上面圈红的地方。Bucky知道那是一处很不错的旅馆,离他现在的位置已经很接近了。他定了定神,把方向指给老人看,“就在那里,在街角的地方左转,然后再过两个路口就到了。”


老人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他摸摸自己微秃的脑门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充满感激的对Bucky说:“谢谢你,真是帮了大忙了,你真是个好孩子。”


听到他感谢的话时,Bucky的肩膀瑟缩了一下。老人再次感谢他后向他告别,Bucky低着头没有应答。听着远去的脚步声,Bucky突然叫住了他。


“请等一下!”


老人有点诧异的回头看着他。


Bucky舔舔嘴唇,有些不安,“我,我可以带您过去,顺便帮您拎点行李,这附近晚上并不安全,您孤身一个人,我——”他说不下去了,脸红的要烧起来。


“谢谢你,孩子,你真是太好心了。”头发花白的男人温和的笑着,看起来很惊讶,好的那种。Bucky快步走上前,男人信任的把手上的行李交给他,然后他们并肩走着。


这段路程很短,老人轻松的跟他聊着天,说他为什么来布鲁克林,说这冷得吓人的天气,说Bucky真是太好心了,愿意帮助一个笨手笨脚的老人,现在这样热心有礼貌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他大概看出来Bucky有点紧张所以特意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好让这个有点奇怪的好孩子稍微放松一点。Bucky一路上都低着头,老人说的大部分话他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偶尔点头或者摇头表示他依然在听。一路上都没有人出来拦路抢劫什么的,这让Bucky稍微松了一口气,同时又被罪恶感淹没了,或许只有他一个人动过这么恶劣的念头。


到了旅店门口,Bucky把行李还给他,在老人再次感谢他的时候,匆匆说了一句不用放在心上就落荒而逃了,他猜他的背影现在看起来一定非常狼狈。


Bucky一路狂奔到公寓楼下,脱力一样的背靠着墙滑坐在地上,他用手指揪着头发,把头深深埋在膝盖里面大口大口的呼吸,像是喘不过气来一样。他的衣服湿透了,被冷风一吹简直要结成硬邦邦的冰块。过了一会儿,他疲惫的抬起头,大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振作精神准备回家了。


他脱掉衣服轻手轻脚的钻进被窝,Steve依然在发烧,呼吸间带出滚烫的气息。Bucky伸手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肩膀处,害怕的整个人瑟瑟发抖。忍了一路的眼泪此刻争先恐后的从眼眶里掉出来,Bucky压着声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说实话,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了。他语无伦次的对着Steve说对不起,一遍又一遍的求他活着,不要丢下他一个人。


他的手指紧紧抓着他的衣角,仿佛那是他唯一能够抓住的浮木。


————TBC————


感谢每一位给我点红心的妹砸!

可是没人跟我说话我好难过_(:зゝ∠)_眼泪都要留下来了QAQ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