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

I will return, find you,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盾冬】坠落(半AU 双竹马失忆梗)04


01 02 03 走这里

今天的路线是甜筒买一送一不单卖w


Chapter 04
 
接下来的几天,Erskine博士真的像他承诺的那样每天都来检查Steve的身体情况,他甚至已经能够熟练的爬上那架可活动梯子不用任何帮助了,并且据Bucky观察还有点上瘾的趋势。 
 

意料之中,Erskine博士和Steve相处得非常不错,Erskine非常欣赏Steve。Bucky对此并不感到奇怪,他早就知道,这一老一少身上有着相似的正派人的傻气。他们聊些文学、艺术上的事情,反正是Bucky不怎么感兴趣的东西,有时候Bucky发现他们两个会看着他偷偷笑出声,这让他有点莫名其妙的摸不着头脑。 
 

Bucky谢绝了Erskine博士善意的资助,他和Steve一致认为博士已经帮了他们很多,不能再继续麻烦他。并且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能搞定自己的生存问题。Bucky依然每天去Bruno先生的店里打工赚钱,Erskine博士一般会在下午的时候过来,并且不容拒绝的带点牛奶之类有营养的东西。Steve和他一起度过下午的时光,等着Bucky晚上带着晚饭回来。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分享着Bruno先生店里的食物,Erskine经常会给他们描述一些他年轻时去过的地方,Bucky和Steve听得入迷了,他们都觉得以后一定要去一次大峡谷。晚饭结束后,Erskine会趁着天色还没有太晚的时候回旅店,并且坚决反对Bucky送他回去——“等你回去的时候,天就太黑了。我是一个成年人,我不能让一个未成年走夜路。James,我不会让你送我回去的。” 
 

几天后的晚上,Erskine博士离开后不久,正当Bucky和Steve一如既往的躺在垫子上漫无边际的聊天时,一阵尖锐刺耳的警笛声毫无预兆的袭击了布鲁克林的上空。Steve和Bucky一愣,对视了一眼,然后迅速的跳了起来——这是空袭的警示。他们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离开公寓,来到大街上立刻就被汹涌慌乱的人群撞的晕头转向,险些拉不住对方的手。 
 

“Bucky!Bucky!”这时一架飞机从低空掠过,发出刺耳的呼啸,人群的恐慌的尖叫声几乎迫使Steve用尽了最大的声音吼出来,“Erskine博士不知道防空洞在哪里!我们得去找他!”Bucky把他护在怀里,替他挡着大部分撞击,“你去防空洞!我去找他!”Bucky在他耳边大喊着,Steve紧紧抓着Bucky的手,像是一刻也不愿意放开。他们被人群带得往前踉跄了几步,Bucky看出他是什么意思,舔了舔嘴唇,摇摇头,“不行,Steve,你得去防空洞,你不能和我一起去找Erskine博士。我跟你保证,我们待会儿在防空洞见。记得给我们占个好位置,不漏水的地方,好吗?”Steve思考了一下,自己跟着Bucky也只会拖累他,于是他沮丧的放开手,人群几乎立刻把他们冲散了。Steve目送着Bucky淹没在人群的逆流中,他大声喊着,“Buck!保护好自己!一会儿见!”没有回答,没几秒后,一只攥成拳头的手在人群的上方有力的挥舞了几下,Steve知道那是Bucky在回答他,于是他安心的跟着人群跑向防空洞的方向。 
 

Erskine博士被人群撞的七荤八素,空袭的警报来得太突然,人们尖叫咒骂着从四面八方涌上街头。在混乱中,他依稀感觉到手表被顺走了,那是一只陪伴了他十多年的瑞士表,一直贴身带着,从来没有走错过哪怕一秒。但是此刻,Erskine博士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只知道自己不能被撞倒,否则就死定了。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如今空空如也的手腕,Erskine博士回头一看,惊喜的发现是Bucky。Bucky脸上带着被撞出来的血迹,显然在来的路上吃了不少苦头,他不由分说,拉着Erskine博士就跑。在跑动的过程中,又有几架战机低空飞过,这次似乎是皇室的军队,机身上漆着红黑色的皇家纹饰,令人头皮发麻的枪击声响起,引起了不小的恐慌。有一些青年人激动的攥着拳头向着飞机的方向愤怒的挥舞着,但很快就被汹涌的人潮掩盖住。 
 

防空洞里乱糟糟的,哭喊声咒骂声混成一片,警察大喊着用警棍敲击栏杆以维持秩序,但是显然用处不大。Bucky拉着Erskine博士在混乱中准确的找到了被一个男人堵在一角的Steve,他的脸上明显挂彩了,身后护着一对母女。Bucky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愤怒控制不住的涌上来,他猛地窜上前去照着那个男人的脸就是一拳,男人被打得趴在地上捂着鼻子嚎叫起来,Bucky觉得不解气又用力踢了一脚,一脸恶狠狠,“操,离他远点你这头蠢驴,不然我打烂你那张该死的脸!”男人爬起来想要还手,结果在看到Bucky强健的体魄以及凶狠不耐烦的眼神之后被吓得往后缩了一下,打量再三终于悻悻的离开。 
 

Bucky拉着一个成年男人在混乱的人群中跑了半天,还得时刻提防着头顶上的飞机,以及不要被人浑水摸鱼,实在是累得够呛,好不容易找到了Steve结果发现被欺负了,火气上来,露出了一股近乎于地痞流氓和正义斗士之间的狠劲儿,这倒是让Erskine博士大为意外。 
 

Bucky原本梳的整整齐齐的棕发,因为跑动和汗水乱糟糟的垂下来贴在发红冒着热气的两颊旁边,凶悍的眼神湿漉漉的,在Steve看来其实格外的可爱——他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Bucky了。Steve挑挑眉刚张开口,还没说就被Bucky恶狠狠地打断了。 
 

“我是Bucky我当然能找到你。” 
 

“其实——” 
 

“我知道原因是什么,别解释了,肯定是他先动的手。” 
 

“不,我——” 
 

“他打你疼不疼?操,早知道打断他的腿!” 
 

“Bucky——” 
 

“我知道我说脏话了,我以后会注意的!谢天谢地你没有在我教训那个混蛋的时候纠正我。” 
 

“不,Bucky,”Steve终于能不被Bucky打断完整的说一句话了,他拉住几乎要暴走的Bucky,用一种冷静的安抚性的声音说道:“冷静下来,Buck。当然是他先动的手,但是他打我一点也不疼,你给他来的那一下简直棒呆了!而且我也没打算在那种情况下纠正你的脏话,我看起来有那么蠢吗?我只是想说,刚才你真是超级帅气的,谢了,兄弟。” 
 

Bucky愣了一下,身上的怒气瞬间被熄灭,他有些惊讶的咬咬嘴唇然后飞快的舔了一下,露出了一种受宠若惊的高兴劲儿,感觉有点飘飘然,“哦,这没什么……嘿!你也挺酷的,正义的伙伴什么的。”Bucky努力控制面部表情,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骄傲得意,但是微微上扬的嘴角出卖了他。也许Bucky自己也不知道,每次Steve赞美他的时候,他总能体验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巨大满足,屡试不爽。他故作严肃的拍拍Steve瘦小的肩膀,Steve被拍得一个踉跄,恍惚中觉得自己看到了Bucky身后并不存在的、得意地扫来扫去的尾巴。 
 

就在他们说话的那一会儿工夫,Erskine博士已经和那对母女用德语愉快的交流了起来,这让Steve和Bucky有点搞不清状况。 
 

“这是德语吧?你听得懂?”Bucky戳戳Steve的腰,小声的问道。 
 

“怎么可能!我又不像你一样是个语言天才。”Steve以同样低的声音回答他。 
 

“那你刚才???”Bucky满脸问号,他有点懵,觉得自己可能其实并不知道Steve打架的原因。 
 

“拜托,Bucky,我听不懂不代表我是瞎子!”Steve翻了一个硕大无朋的白眼,有些无奈的说:“那个男人明显是想趁着混乱,欺负她们是外国人在恐吓勒索,反正总不可能是在进行友好的问候吧?” 
 

Bucky点点头,发现好像是这么回事儿,他还没从刚才的夸赞中回过神来,隐隐觉得Steve的正义感已经超越了国家和语言的束缚,到达了至善至美的境界,内心不知道怎么的又被一股无法言喻的美妙自豪感溢满了。 
 

那位母亲满怀感激的对着Steve和Bucky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语速很快,围着红色围巾的小女孩躲在妈妈身后咬着手指,睁着一双纯洁的蓝眼睛,以一种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两个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大哥哥。Erskine好心的在旁边翻译,大意就是,这对母女跟家里人走散之后被那个恶棍纠缠住了,看样子是想抢她们的行李,周围没有人肯帮她们,多亏了Steve挺身而出,真是太感谢了。女人说完激动地在Steve和Bucky的额头上各亲吻了一下以示感激,引起了两个孩子大规模的脸红。Erskine博士提出可以带这对母女去找警察帮忙——“政府欠了德国几十个亿的外债,所以官员们在对待德国人的时候像是在对待上帝,警察会帮她们找到家人的。”Erskine博士眨眨眼睛,用陈述事实的语气一本正经的说了个段子。 
 

过了没多久,Erskine博士回来了,Steve往Bucky那边靠了靠给他挪出个地方。 
 

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Erskine博士突然开口,“如果不是知道你的人品的话,我会以为你才是那个恶棍。非常令人印象深刻,James。”Steve哈哈大笑起来,Bucky耸耸肩做了一个无奈的动作,摊开手,“如果您也有一个这么会惹麻烦的朋友,我相信您会理解的。” 
 

防空洞的隔音效果很差,外面的枪炮声听得一清二楚。人们紧紧地靠坐在一起,提心吊胆的等着警报解除。头顶上的白炽灯时不时地因为震动而摇晃,更激发了人们焦虑的情绪,不过好在暂时还没有暴动发生。然而还是有一些人心情不受影响的,至少有两个,Erskine博士看了看自己身边两个凑在一起小声说着古怪笑话然后偷偷笑成一团的少年,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弧度。Steve和Bucky总是能给人一种充满希望的感觉,非常神奇。 
 

大约在凌晨的时候,警察过来通知,空袭结束了,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随即争先恐后的向外面涌去。 
 

这是革命军第一次试图占领纽约,结果以失败告终。皇室军队出动了他们的最精锐的空军,革命军损失惨重,美国第二大城市纽约依旧在旧政权的统治之下。但是皇室军队视人民的生命为无物的行径彻底惹恼了各地人民,从而掀起了反抗的一波小高潮。然而这些都跟Bucky和Steve没什么关系,他们只是万分伤心的站在被毁为一片废墟的公寓楼下,唉声叹气。 
 

“我应该把那瓶牛奶顺出来的,我真傻。”Bucky痛心疾首,他现在很饿,想到昨天刚买的口粮心里生出一阵愤怒,“他们怎么敢炸了我的房子!” 
 

“得了吧,Bucky,我的素描本还不见了呢。”Steve同样痛心疾首,那幅小像他已经画了半个月了,原本可以成为他最满意的作品。 
 

Steve走过去随手扒拉着,搬开一些小石块和杂物,突然发出惊喜的呼声:“Bucky!快来看!” 
 

听到Steve的声音,Bucky精神一震,他希望Steve找到了那袋甜面包,这次Wendy小姐看在他漂亮的脸蛋的份上,送了他一块苹果派还给他抛了一个媚眼,等到他看清Steve手里的东西之后脸彻底垮下来了。 
 

是那本简装版的《鲁宾逊漂流记》。 
 

Erskine博士陪在他们身旁,听着这两个少年的对话,以及他们关于面包和书籍的争吵,一时不知道该安慰他们什么——他们听起来一点都不伤心。 
 

“嘿,听着,孩子们,”Erskine博士仔细思考了一下他前几天的想法,然后下了一个决心,“我想你们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 
 

Bucky和Steve停下他们幼稚的争吵,看着Erskine博士,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我在一个研究机构为现政府工作,具体做些什么我现在还不能对你们说,总之是一些关于医学方面的研究。现在你们的家被毁了,也没有什么亲人可以投奔,我想了一下,两个小孩子在这里生活实在是太艰难了,更何况Steve的身体健康不容乐观,需要后期治疗。”Erskine博士露出一个局促不安又有点期待的笑容,“所以我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思,你们愿意跟我回去一起生活吗?” 


————TBC————

感谢愿意看这篇文以及评论和点小红心的妹子!我爱你们OwO给你们比哈特!

不敢相信我居然连续更了四天了 鹅妹子嘤!简直想夸自己日更小天使!不过接下来可能就要两天或者三天更一次啦 因为库存甩完了……但是我保证会更下去不会坑的!

于是吧唧和史蒂乎就被Erskine博士打包带走啦 从此王子与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最后碎碎念时间:这两天一直在听Frank Sinatra的My Way 各种泪目各种感动 强烈建议听的时候珍爱生命远离天台尽量呆在安全的环境中不要冲动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