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

I will return, find you,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盾冬】Hurt (一发完)

漫画梗,吧唧去当守墙人,队长血清失效急速变老。 

 

我没有看过漫画_(:зゝ∠)_所以只是用了这个梗 剧情矛盾BUG什么的姑娘们不要太纠结......都是我的锅。 

 

灵感来自于Johnny Cash翻唱的Hurt,建议配套食用。 

 

 

>>> 

 

我今天伤到自己了,again。 

 

说受伤似乎有点太过于小题大做,因为真的是非常非常细小的一道伤口,跟以前你揍我的任何一下相比,都像是乒乓球和地球之间的差距。 

 

说起来还是挺丢脸的,因为我是在削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虽然挺深的但是刀口很小,可血一直止不住。他们说可能是凝血功能异常,或者脊髓造血系统出了问题之类的。紧张兮兮的抽了我一管血,说是要回去研究,并且安慰我不用担心,说他们很快就会搞定这个问题。那个针孔至今还留在我的上臂。太崩溃了,他们难道就不能直接从伤口里取样本吗? 

 

莎拉为这事儿念叨了我一早上,埋怨我太不小心。我猜这个姑娘以前一定不看漫画的——他们出品的那些美国队长漫画上说我可以在全身肋骨都被打断的情况下单枪匹马灭掉纳粹一个团。我不否认这有点夸张的成分,单枪匹马是不行的,但是如果是和你一起的话,我相信绝对可以。毕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最棒的狙击手,有你在我总是不用担心背后。唉,我不是抱怨克林特——我必须强调,他是个很棒的队友——但是克林特在战斗中总是盯着娜塔莎,那几年我的后背可吃了不少枪子儿。 

 

哦,你可能还不知道,莎拉是政府给我请的护工。我坚持自己还没有老到那个份儿上,但是他们根本不听我的。好在这个姑娘只是每天早上来,帮忙打扫一下房间什么的。不过她会做你最喜欢吃的那种蛋饼,我已经请她有空教我了,也许下次你回来的时候我能做给你吃。 

 

我得承认,这是血清失效后让我最无法适应的一点了。无论是什么伤口,好的总是特别慢。要是放在以前,像这样的划痕用不了三秒钟就会自动消失,快到我根本意识不到它的存在。不过我仔细想了一下,也许确实是以前愈合的太快,导致现在觉得太慢,你知道,有点类似于相对论——别皱眉想着挑我的刺儿,我当年可是个艺术生好吗?能知道相对论这个名词就已经很不错了。 

 

那时候我们在布鲁克林,总觉得时间很漫长,怎么也花不完。还记得吗,巴克,我们小时候躺在草地上看云彩都能看上一整天,直到被暴雨淋得像两只落汤鸡才仓皇逃回你家或者我家。现在想想还真是挺无聊的,我还有点气愤,当时有那么多时间我们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去看云彩?上帝啊。而你当时居然也愿意陪我一起犯傻而不是跟你的同学们去踢足球或者打棒球什么的,说老实话,我现在还搞不懂你当时为什么愿意和我做朋友。那个时候的我像个药罐子,身材瘦小脾气又差,还天天惹麻烦,而你是公认的布鲁克林小王子,人人都爱詹姆斯·巴恩斯,对吧?布鲁克林的女孩儿没有一个不想和你约会,我猜她们一定恨死我了,天天霸占着她们的梦中情人。 

 

你上战场的前夜,我们一起去史塔克未来世界,那两个女孩儿叫什么来着?露西和麦琪,不对,好像是萨曼莎和薇薇安?我觉得好像都不是。唉,我的记忆力下降的真是太快了。反正就是那两个姑娘,你注意到她们对我翻了多少个白眼了吗?哈哈哈,真是挺有趣的。 

 

还有,是不是不管我在哪儿你都能找到我?托尼后来知道这件事后,他认为你脑袋上装了一个SteveRadar,我觉得还挺有道理的,要不然怎么解释你总能在我被揍死之前找到我呢?不知道为什么娜塔莎和旺达笑成那个样子,看来我永远无法理解她们的世界。 

 

我得说,能认识你是那些年里我最大的幸运了。虽然我不知道对你来说是幸运或者不幸,我不能假装自己不在意这个。但是看起来,认识我之后你总是受伤,我真怀疑我是你命中的灾星,只能给你带来厄运。我知道你一定会骂我怎么敢说这样的话,说不定还会打我一顿,但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想,如果你不认识我,你就不会受那么多苦。战争结束后,你会带着一沓荣誉勋章归国,娶一个漂亮的、爱你的姑娘,你会有几个可爱的像天使一样的孩子,你那么受欢迎,我敢打赌你会有一个团的好朋友,你们在一起,呃,好吧,我也不太清楚普通的正常好朋友应该做些什么,反正不是到处打外星人。你应该拥有最幸福的人生,而不是被天杀的九头蛇抓走,整整七十年,他们给你洗脑,折磨你,逼着你干你不想做的事。呼,冷静。不说这个了,我已经看到你的铁胳膊往我的脸上招呼了。 

 

回到相对论。 

 

等我们上了战场之后一切都发展的太快了,每天都在炮火中度过。战斗太多了,从一个营地换到另外一个,这个国家还没待上几天就得转战别处了。在法国的时候,吉米抱怨说,本来以为至少能抽出半天的时间去看看卢浮宫,结果战斗结束后我们都累的倒头就睡,第二天天没亮就接到任务前往德国了。老天,那段时间过得真是太快了,像是一眨眼。直到你从那列该死的火车上——对不起,我说脏话了,但我就是这么想的,最近老是感觉有点暴躁,也许我真的太老了——掉下去,时间对我来说就像是停止了。后来我开着飞机一头扎进北极的冰雪里,时间真是字面意义上的停止了。我还记得你回来后为了这件事骂了我多少次——你看,我的记忆力其实也没那么糟糕——但我当时真的是想跟你一起死。 

 

在你掉下去的瞬间,我真的很想跟着你跳下去。如果我当时去找你了,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这也是我最耿耿于怀的事了,可惜没有如果。 

 

我很想,但是我不能。史蒂夫可以跟着巴基一起死去,但是美国队长必须完成任务。 

 

多可笑,美国队长看起来无所不能,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一生到底有多少次想但是不能。 

 

就打现在来说,他们几乎每隔几个月都要我去做一次演讲,去小学、中学、大学里。唔,我比较喜欢小孩子,你知道的。当然,我对此没什么不满的,我有义务把美国精神传达给这些年轻人,很高兴他们愿意听听我这个老古板谈谈自己的感受。虽然他们会给我准备稿子,但多数时候,我会自己决定我要讲些什么,当然啦,我也有偷懒的时候,你没看到上上次我照着稿子念,寇森哭得像个十七岁的小女孩,太可怕了,我决定以后还是别偷懒了。可是上个月,他们要求我去宾夕法尼亚大学做一次关于二战的演讲,演讲那天正好是你的生日。看在上帝的份上,那天我真的只想安安静静的一人呆着,给你过个生日,虽然你不在,我连蛋糕都准备好了,你喜欢的草莓慕斯。我很想拒绝,但是我不能。回来的时候居然还遇上了大堵车,等我回到家里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很难形容我扔掉那块蛋糕时的心情,不仅沮丧,还有点愤怒。我猜我得调整一下自己。 

 

还有你掉下火车的时候,天知道我多想跟你一起掉下去,但是,啊哈,我不能。巴基你看,这就是矛盾之处。我们上战场就是为了自己爱的人不受伤害,可是到头来我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甚至没有权力和他一起去死。 

 

不过,生命只有一次,我们还是应该珍惜生命。不能教坏小孩子。 

 

哦,不能忘了你接受审判的那次。不行了,我又想骂脏话,我得克制住。操!——对不起,哦,这又是一次我想但是不能,funny。他们怎么敢这么对你!他们怎么敢就这样公开审判你?就算是一定要有审判,那也应该是一场严肃的、私密的听证会,而不是把你过去七十年在九头蛇的档案公布在网络上,任由人们口无遮拦的评论你,辱骂你,他们甚至在法庭上播放你被洗脑被改造的视频。你经历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罪,为什么还要接受这种公开的羞辱?天啊,那个时候你状态那么糟,你还没有完全恢复!我的心都要碎了。佩姬说得没错,这就是一出闹剧,他们把你变成替罪羊而不去追究真正的罪人。我试过阻止这一切,但是根本没有一点作用。我当时差点拆了寇森的办公室,虽然我知道他也不想这样。当我看到你坐在那里,那么无助,那么痛苦,我真想直接把你带走,去他的审判,去他的法庭,我只要我的巴基不再受这种罪。但是我不能,既然他们已经决定审判你,那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证明你的无罪。 

 

庭审过后,我觉得你状态一直不是很对劲,你的话变少了——虽然跟冬兵时期相比已经多了太多——我知道你心里有愧疚感,对你杀的那些人。遗憾的是,我可以帮你洗刷罪名,但是我不能抹去你心中的罪恶感,虽然那完全不是你应该承受的,但是你就是这样善良的人,不管你怎么否认,你永远是巴基·巴恩斯,那个世界上最好最正直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所以当你提出要接替尼克去当守墙人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惊讶。尽管你不说,但是我知道你觉得那是一种赎罪,这个念头真是要把我逼疯了。但是这是你做出的决定,我充分尊重你的意愿。你要求我不要去送你,我也同意了。事实上,我根本无法眼睁睁看着你离我而去,我怕我会控制不住直接拆了那架航天器把你拉下来,让你除了我的身边哪儿也不能去。我不能。 

 

我有一次在局里的时候,听到几个年轻人在谈论你。他们都快要吵起来了,一个把你当成偶像崇拜,认为你那条金属手臂酷毙了,他的语气是那么狂热,简直把你当成了某种邪教的教主,我得找个时间跟寇森反映一下局里年轻人的思想问题。我想他永远无法体会你得到那只金属手臂所受的苦难,希望他也永远不会体验到,我倒宁愿你从来没有过那玩意。同时我也很难过,他们只看到了冬兵强大的战斗力,他们只在乎这个。可这不是你的全部,你不仅是冬兵,还是詹姆斯·巴恩斯,也是我的巴基,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你是一个多么好的人,而不是仅仅把你看成冬兵。但是人的力量的很小的,即使是美国队长也不能左右人的思想。所以最好的你只有我能看到。这样想想其实也挺甜蜜的,不是吗? 

 

另外一个年轻人则用轻蔑的语气指责你去当守墙人只是为了逃避责任,多可笑。 

 

真想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但是我没有。 

 

逃避责任?他肯定不知道守墙人的真正意义,他肯定不知道孤身一人呆在离地球几十光年的地方,面对茫茫宇宙的那种让人发疯的孤独感;他肯定不知道守墙人需要多么坚定的意志才能在那种环境中保持着自己的本心;他肯定不知道守墙人的工作有多么重要,既是地球的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他肯定不知道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信念和牺牲。所以我不怪他。 

 

我谁也不怪。 

 

我们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哦对,相对论。 

 

你去了空间站之后,时间再度变得缓慢,但是又不是年少时的那种仿佛永无止境的感觉。我猜可能是我对时间的流逝变得不再在意,毕竟你不在身边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醒来的那两年虽然你也不在我的身边,但那时我以为你已经死了,而现在,我知道你还活着,在离我很遥远的地方,在远到我无法接近的地方,这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了。我不是说这不好,你活着对我来说比一切都重要,甚至比晚上睡觉能搂着你更重要。我也知道我们依旧是相爱的,你就算在太空也爱着我。就只是,只是,你不在我身边了。唉,美国队长的逻辑现在一团糟。 

 

我觉得我觉得生活中最带劲儿的可能就是找到每一处九头蛇的基地,然后去拆了它们,把每一个九头蛇揍得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这当然不是私人恩怨。这是在维护世界和平。我是美国队长。 

 

哦,好吧,这就是私人恩怨。(笑) 

 

然后,像是一眨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我带着的复仇者们换了一批又一批,你相信吗?连当年的小女孩旺达都能独当一面了,还有当时在机场揍了你的蜘蛛人皮特。时间有时候真是挺不可思议的。 

 

娜塔莎和克林特早就退役了,不是我说,他们作为特工年纪稍微是大了一点。有一次出任务,克林特动作只是出格了一些,结果闪到了腰,足足恢复了一周才行动正常。我想他们为国家效力的时间已经够久了,该过一点自己的生活。 

 

上次娜塔莎来看我的时候劝我再养一只猫,他们家的猫刚生了一窝猫崽,问我要不要养一只。谢天谢地,她总算不再劝我找个伴儿了,虽然我知道那大多数时候是在开玩笑。原来那只叫詹米的黄色猫咪去年走完了它人生的最后一程,它是你离开不久后来这里的。那天晚上下着大雨,它不知道怎么跳上公寓的,使劲儿挠着我的玻璃,我把它抱进来洗干净,喂了点东西吃,结果它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它身上没有猫牌,行为看起来也不像只家猫,我打广告也没人来认领,所以我就把它留下了,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真的挺喜欢它的,总是挠我什么的,蛮可爱的。说起来有点丢人,我觉得它挺像你的,无意冒犯!你比它可爱多了!所以我给他取了你的名字,詹姆斯显得太正式,我总是叫它詹米,希望巴基你不会介意,然而你介意也没有用,我就是要叫它詹米,你不满意的话可以回来揍我一顿。 

 

对了,我现在住在我们当初在布鲁克林买的那一套公寓里。房产证上写的是我们俩的名字,我最近计划把它裱起来挂在卧室的床头,鉴于我们没有结婚照。说来好笑,当初买下来的时候我以为我们会有大把的时间耗在里面,但事实上各种让人头疼的事接踵而来,并没有来过这里几回,时间都耗在和破坏和平的坏蛋们打架上了。说真的,他们就不能歇一歇吗?总是这么精力充沛,太气人了。我退休后搬回来了,没有你,房子显得特别空。托尼想让我搬回史塔克大厦,我拒绝了——那座大厦实在是太丑了,我终于不用继续住在那儿了。开个玩笑。我只是希望,你回来的时候我在家等着你,就像是你出去买了个早餐,晚上就回来了。你肯定记得家门在哪儿的,钥匙我放在门口花盆下面了。 

 

说回詹米,它去世之后,我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养宠物比较好。 

 

对不起,我们刚才说到谁了? 

 

班纳博士,哦,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你知道的,他总是跑到不知名的深山里静修。希望他一切安好。 

 

托尼在太平洋买了一个小岛,说我们这些老家伙——哈,他也变成老家伙了,托尼以前可总是说我们俩是老年人来着的——可以一起去那里度假,但是自从买下来之后他就没再去过。恕我直言,在赤道?他应该在北极也买一个。不过我很怀疑他确实买了。 

 

也许你注意到了我没有提起山姆,对,三个月前我们参加了他的葬礼。山姆是个好人,是个非常好的朋友。当我和娜塔莎第一次找上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你永远值得信任的伙伴,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在瓦坎达的那些年真是过得非常艰辛,你自愿被冷冻,政府在大肆搜捕我们,托尼那时虽然已经原谅你了,但是也无法给我们提供任何帮助。如果不是山姆,我怀疑我们会撑不下去。我知道你也很喜欢山姆,尽管他总是开你玩笑,但他真的是关心你,经常给你做心理辅导。总之,山姆是个好人,祝愿他在天堂过得开心。 

 

当他们告诉我我的血清失效了的时候,我有那么一会儿突然很庆幸你不在场,否则你一定会发疯的。我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我早就做好了拥有常人四倍寿命的准备,也时刻准备着失去这些,死亡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我所害怕的是,由于寿命太长,最终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老去、死去,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世界上又剩下我一个过时之人。好在命运对我足够好,现在我不用担心这一点了。娜塔莎说我太狡猾了,我不否认,可是他们总是扮演着狡猾的狐狸,我猜我总得扳回一城不是吗? 

 

寇森说他们会给你定期注射一种特殊的血清来延缓衰老,他很遗憾我的身体无法接受这种血清。我觉得这没有关系,我很自私,比起我的生命,我更希望你能活得很久。班纳博士曾经说,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一次是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一次是下葬的时候,还有一次是所有人忘了他的时候。巴基你还活着,就证明我永远不会死,我不是在说美国队长,我是在说史蒂夫·罗杰斯。等到有一天你也不在了,那么我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那一天将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与你共同进入长眠,死亡将不会把我们分开。 

 

近来我时常会回想以前的事情,人到老了总会这样的。我想象不出,没有遇见巴恩斯的罗杰斯最后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虽然我刚才设想了你没有我的人生,但是这不一样,这次是我没有你。好吧,我承认我是胡思乱想了。我觉得肯定不会是现在的我。巴基,很多时候,我是知道你永远会拯救我才能毫无顾忌的冲上去。没有你我早就被打死了,所以你和我的生命一样重要,甚至比那更珍贵。是你让我变成了一个更强大、更好的人。谢谢你,巴基,我永远欠你这一句。 

 

我这一生的寿命已经足够长了,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我们总是聚少离多,但是我已经心满意足。 

 

说了这么多,我有点累了。你看,我不再是那个四倍体力的超人了,希望你不要嫌弃我。最近总是睡得很多,克林特告诉我是因为我以前的睡眠时间不够。他怎么敢这么说?我明明在冰里睡了七十年。他一直在跟我普及伪科学,要是托尼和班纳博士知道一定会打死他。他总是说什么质量守恒、数量守恒、能量守恒的,大概就是人一生中吃的小甜饼是有数量限制的,早年吃得太多晚年就没法吃啦,说多少句话也是有定数的啊,还有一些类似的歪理,尽管我是个艺术生我也知道他在胡扯。他晚年吃不了小甜饼是因为他的牙掉光了,消化系统也出问题了,还有糖尿病。而且如果娜塔莎知道了他偷吃甜食,真的会打死他的。 

 

我不会相信这些的,因为我对你的爱意从来就没有数量和质量的限制。 

 

我从十四岁开始就爱着你,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自己比昨天更爱你了。 

 

别惊讶,你以为是你先告白的?你的史蒂乎是个小坏蛋,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你,也许你可以听他慢慢说? 

 

不过今天真是太晚了。我再不关灯睡觉,明天大概就会有一群医生来给我做身体检查了。虽然我不明白寇森在我们家门口放一打特工的作用是什么。 

 

不管他了。 

 

晚安,巴基,我爱你。 


————END————

 


1)娜塔莎和旺达笑是因为有个词叫Gayadar,老冰棍儿当然不知道。 

2)稿子是寇森写的。 

3)我也不知道那个空间站离地球有多远_(:зゝ∠)_

4)审判那段是我看了《美国诉巴恩斯》之后的感觉,借鉴了一些,我百分之百同意作者的每一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那篇文真是太棒了,推荐姑娘们去看。 

5)动笔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今天是中元节...... 

6)感谢花时间看这篇文的妹子!

7)打滚求回复嘛QAQ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