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

I will return, find you,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盾冬】坠落(半AU 双竹马失忆梗)05

01 02 03 04 走这里


今天的主题是古娜拉黑暗之神变超(ji)人(lao)



Chapter 05
 
跟着Erskine博士来到这个位于美利坚最西端的隐蔽研究所已经有大半年了,生活并没有Bucky原本想象中的那种天翻地覆的变化。没有戴着口罩神色冷漠的科学家,没有血迹斑斑的实验器材,也没有拿着冲锋枪指着人脑袋盘问通行口令的冷酷士兵。整个研究所里只有三个护士,两个助理模样的年轻人,一个厨子,一个守卫(据说他是一个退役的特工尤其热爱射膝盖),除了Erskine博士之外,还有一个有着和硕大的脑袋极不相称的矮小身材的Arnim Zola博士,加上新来的Steve和Bucky,这就是研究所的全部人口了。实验室倒是有很多,里面摆满了超出Bucky认知范围的药剂和仪器,感觉像是到了未来世界一样。研究所外面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农场,种了一些农作物以及养着一些或用来吃或用于实验的家畜,Bucky经常会帮着做点农活。如果不是Erskine博士格外强调,Bucky几乎以为这是个养老院之类的地方。对此,Erskine博士的解释是,他们的研究所以前规模也是很大的,不过自从皇室军队从去年开始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他们的经费急剧减少,大部分工作人员都离开了,只剩下这么点人——“能省则省,更何况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是美利坚人民的传统美德。”Erskine博士信誓旦旦的说,Bucky发誓,他看到Zola博士的白眼都翻到了后脑勺里。 
 

Erskine博士表示他们在研究一种可以使人变得强壮的血清,目前还在试验阶段。Bucky不能假装自己对这个不感兴趣。 
 

打从来到这里的第二天,Bucky就获得了所有人的好感(除了Zola博士之外,但Bucky也很怀疑他大概对一切都看不惯,尤其是Erskine博士。Bucky并不八卦,但是护士们偷偷的告诉他,他们俩之间有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护士们很喜欢这个英俊帅气又阳光开朗,而且还甜言蜜语得惹人爱的小伙子,那个叫John的守卫甚至乐意教Bucky打枪,就连厨子Bob也愿意跟Bucky交流一下意大利菜的做法。当然他们也很照顾Steve,毕竟瘦瘦小小的Steve特别容易激起护士们母性的保护欲。 
 

Erskine博士其实很忙,每天窝在实验室里搞他的研究,但是他每天总会抽出一些时间来跟Bucky和Steve聊聊天,问他们在这里生活还习惯吗,或者给他们普及一些原本应该在学校里完成的课程。但大部分时间,Bucky和Steve还是像在布鲁克林时一样,整天泡在一起。研究所有一间藏书室,有一点点像那家书店,于是这里荣升成Steve最喜爱的地点。很多个下午,Steve坐在地上看书,或者画画,Bucky就在旁边睡觉打盹,有时会按照John教给他的动作锻炼身体,或者跟Steve一起看书。在此期间,Steve完成了第一幅Bucky的画像,并且热衷于让他给他当模特,而Bucky通常情况下都是趴着趴着睡着了。 
 

浴室里面热气蒸腾,Steve和Bucky面对面坐在浴缸里大眼瞪小眼。 
 

“我不懂,Bucky,你干嘛老是跟我一起洗。”Steve抱着膝盖坐在水里,他有点介意自己细瘦的胳膊腿儿被别人看见,即使是Bucky。 
 

“Stevie,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兄弟、拍档,当然做什么都在一起。”Bucky在狭小的浴缸里惬意的舒展着四肢,理所当然的说着。 
 

他知道Steve一直自卑自己瘦弱的身体,其实Bucky有时候也会觉得这具躯体困住了Steve强大的精神力和无与伦比的正义感,如果他能有正常人一样的健康,Bucky毫不怀疑Steve绝对会成为Rogers队长那样的超级英雄。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Steve,Bucky都很喜欢,所以他希望能从一起洗澡这个举动里表明他一点也不嫌弃Steve的瘦胳膊瘦腿,更何况Bucky喜欢看被热气蒸的发红的Steve。 
 

“唔,”Bucky歪头盯着Steve水里的胯下,若有所思,“发育的很正常,跟我差不多。” 
 

“Bucky!”Steve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瞬间涨红了脸,Bucky以前从来不跟他开黄段子的。他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从没有这么想要骂人的冲动,一个F开头的单词在他的唇间迟迟发不出来。 
 

Bucky的眼睛亮晶晶的,有点好奇有点期待,他好心的帮助Steve把那个单词说出来了,“操?我猜你想说这个。” 
 

“对!”Steve气鼓鼓的,愤怒的用毛巾盖住了胯下,“就是那个词,但是我不会说的。”他无视Bucky明显失望的表情,义正严辞,“听着,Buck,你现在在说黄色笑话你知道吗?我知道你没有恶意,但是色情对人类身心的健康发展是有害的。不,Buck,不要打断我,我知道你现在处于青春期,但是我们依然要克制,因为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是由于我们具有理性,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以及言行,我们懂得追求更高等级的快乐而非低级的动物性的快乐。那种快乐只能是短暂的一时的,并不能使我们的精神获得愉悦和满足。而且,如果你对一个姑娘说了黄色笑话,她也许会打你一巴掌,然后哭着跑开,这样的话不仅姑娘的内心受到了伤害而且你也会因为愧疚而不断的自责,当然我不是说自责不对,自我反省是很珍贵的一种品质,但是这会让你痛苦,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在根源上消灭让你自责的可能性呢?Bucky你是一个品德非常高尚的人,不要让色情污染了你的灵魂,要知道,历史上许多伟大的君主最终因为荒淫无度而葬送了国家——” 
 

“或许姑娘在听了我的黄段子之后会给我一个吻,而不是试图用道德砸死我。”Bucky终于还是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心如死灰的用毛巾盖住自己的脸,瘫在浴缸的边缘生无可恋。他不敢想象如果不阻止Steve,地球会不会因为他的黄段子而毁灭,那就相当罪孽深重了。“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也只会跟你说黄段子!你知道动物性的快乐是怎么具体操作的吗??” 
 

“不知道,但是我明天会去查一查资料的,Bucky。”Steve严肃的回答,“而且我跟Erskine博士说了,我愿意参与他的血清实验。” 
 

“Zola的四角内裤啊!”Bucky听到他的话吓得几乎在浴缸里滑倒,他一把拿开盖在脸上的毛巾,满脸震惊,“话题是怎么转过来的?!什么时候的事?!”Bucky哗得一声站起来,热气从赤裸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看起来活像气得冒烟,他的手臂在空中茫然的比划着,最终还是收成一个表示愤怒的拳头,“你都不跟我商量!你就这么决定了?!” 
 

Steve伸手去拉Bucky结果被赌气的甩开了,他连忙解释,“Erskine博士说过成功的概率很大,我觉得可以一试。而且是我恳求他不要告诉你这件事的。” 
 

“你!没!有!跟!我!商!量!”Bucky怒不可遏的吼出声,震得浴室嗡嗡作响,他灰绿色的大眼睛因为愤怒和委屈而发红,里面还有水汽,看起来像是快要哭了一样。Bucky啪得一声把沾了水的毛巾甩到Steve脸上,气得要发疯了,“我不敢相信你没有和我商量就擅自决定了!!” 
 

Steve手忙脚乱的拿掉毛巾,他知道他把Bucky给惹毛了,“Bucky!冷静一下!”他早就知道Bucky会生气,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生气,“如果我提前跟你商量你一定会反对的!” 
 

“我会反对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可能会因此而死!”Bucky恶狠狠的反击,“你跟我保证过不做傻事的!” 
 

“但是如果不接受血清注射我有可能一辈子都这么孱弱!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我也想当一个有用的人!” 
 

“该死的!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不是我的负担!而且你非常有用,至少对我来说!” 
 

“可是我不想每次都躲在你身后,我也想和你并肩作战。现在外面这么乱,我想有伸张正义保护弱小的能力和资本。” 
 

“天啊!Steve!你的正义感和责任感会杀死你的!我不在乎别人,我只在乎你!” 
 

“醒醒吧,Bucky,你觉得我在这种健康状态下还能活多久?我的身上至少有四种慢性疾病,任何一种都足以把我置于死地。” 
 

这句话让 Bucky瞬间失声。他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愤怒的眼神渐渐冷静下来。他不是不知道Steve的健康情况,也不是不明白血清是如今最好的选择了,但他就是控制不住的感到害怕。 
 

Bucky颓然的坐回浴缸,把头埋在膝盖里,一句话也不说,肩膀小幅度的耸动着。Steve小心的靠近他,把手放在Bucky的小臂上,“别生气了,Buck。我跟你保证,我不会死的,我不会留你一个人。” 
 

“你怎么保证?”Bucky迅速的抬起头回他一句,然后又埋下头不理Steve了。在这短暂间隙里,Steve看到了Bucky红通通的眼睛和嘴巴两边气鼓鼓的小包。他努力学着Bucky以往的语气,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我是Steve,我当然可以保证。” 
 

他凑过去,伸出双臂拥抱着Bucky,把脸贴着他湿乎乎的发顶。这个动作对Steve来说有点吃力,但他还是固执的抱着。 
 

“You're a jerk。”Bucky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带着一点点不易察觉的鼻音。 
 

“Punk。”Steve微笑着收紧了手臂,给了他一个用力的拥抱。 
 
 

几天后。 
 

Bucky紧张兮兮的看着躺在实验舱里的Steve,手心不停的冒着冷汗,Steve没法握着他的手,只能给他一个别担心的微笑。 
 

两个助手在忙活着检查仪器和控制面板,再一次确认血清的状态。Erskine博士有点小激动,他掏出手帕擦擦汗,脸上难掩兴奋之情,“James,别太担心,成功率最起码有90%,而且副作用的几率几乎为零。成功之后,Steve将拥有常人四倍的力量、承受力、感受力等,愈合速度也会高于常人四倍,并且是完美愈合不会留下疤痕。对了,他也不会再生病了。他会成为一个超级人类!相对的,随着身体素质的提高,人格上的一些品质也会成倍增加。这也是为什么我愿意给Steve注册血清的原因,他是我见过最具有正义感、责任感,人格最纯真的人之一。他是个善良的好孩子,我相信他。” 
 

“这也就是说,他有可能变成一个六十多岁的老顽固?”Bucky太紧张了,以至于说了一个不怎么好笑的笑话。 
 

对此,Zola博士嗤之以鼻,他摇晃着不合比例的大脑袋,脸上有愤恨的表情,“哦,得了吧,Erskine。只要能最快速度愈合伤口,没有人会在意士兵的身上会不会留下疤痕。我们需要的是能激发身体一切潜能的士兵,服从命令,凶狠勇猛,富有攻击性,谁管他们是不是圣人,有没有道德标准?” 
 

Erskine摘下眼镜,有些抱歉的看着Zola,“不,我的朋友。那对人体的伤害太大了,这样的血清是灾难性的。我知道你还在研究那种功利性很强的血清,但是只要我还掌管着这间研究所,你就不可能有机会完成它。” 
 

Zola低声用德语说了什么,但是Erskine博士没有再理会他。他指挥着助手们把舱盖合上,从舱盖上的那块玻璃窗口可以看到Steve紧闭的双眼,Bucky必须时刻控制自己,否则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去把他拽出来。 
 

Erskine博士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按下了按钮,血清在压力下通过特制的管道流进实验舱,一阵白汽迅速蔓延上来糊住了那块玻璃。几秒之后,Bucky听到了Steve压抑的低吼,随之而来的是噼里啪啦的电流声和爆破声,恐惧攫住了他的全身,他大吼着,“停下!!快停下!!” 
 

Erskine博士和两个助手也有点慌了,他们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正当他们以为失败了要关掉仪器的时候,Steve的声音传了出来,虽然饱含着痛苦但是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不!我可以!不要停下!Bucky,不要让他们停下!” 
 

Bucky抱着头,紧紧咬着牙,眼神凶狠而矛盾,他知道这是Steve梦寐以求的,他不会怪他,但是如果Steve因此失去生命呢?Bucky知道自己不会原谅自己。 
 

正在他纠结的快要疯掉的时候,Steve痛苦的低吼声蓦得消失了,突然的就像是断掉了一样。实验舱上的指示灯亮起了绿色,舱盖打开,他抬头,带着战战兢兢的恐惧,像个等待宣判的死囚一样,死死的盯着那团浓重的白雾。 


————TBC————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