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

I will return, find you,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盾冬】坠落(半AU 双竹马失忆梗)06


01 02 03 04 05 走这里

前情提要:小史蒂乎决心成为小白鼠只为了有一天能维护世界和平把心爱的吧唧熊抱在怀里,然而…………


Chapter 06
 
“Bucky,能把我的右手放开吗?”Steve左手拿着叉子,有些气闷的戳着盘子里的土豆,结果因为用力过猛,整个土豆被叉得飞出去。Bucky欣然放开Steve的右手,换到了他的左边,右手自然的抓着Steve的左手,然后把勺子换到左手,认真的对付着盘子里的汤。Steve无奈的叹了口气,终于放弃抵抗了。 
 

这是Bucky这两天养成的新习惯,无论走到哪儿都要抓着Steve。不管是吃饭的时候还是走路的时候,甚至是洗澡的时候,绝对不会让Steve离开自己的碰触之外超过三秒钟。Bucky睡觉的时候干脆整个人死死的箍住Steve的腰,无视Steve的抗议把他圈在怀里,尽管这样有时候早上起来会觉得手臂发麻,Bucky依旧不愿意妥协。Steve对此一点办法也没有,用尽了软磨硬泡威逼利诱,可Bucky每次都睁着他那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Steve,抿着嘴巴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直到Steve主动放弃,然后继续心满意足的抓着他。 
 

Bucky不会告诉Steve这次他被吓得多惨,有那么一会儿,他真的以为自己永远的失去了Steve。所以当看到依然瘦小的Steve在台子上睁开眼睛的时候,Bucky在那一瞬间只想着待会儿怎么收拾他。 
 

血清实验已经是三天前的事了,可是Steve在体形上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个只到Bucky下巴的小个子。在经过了一系列检查之后,Erskine博士不得不承认血清对Steve的效果并没有想象中的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失败了。 
 

“也不能说完全失败了,”Erskine博士有些失望,但是很快振作起来,并且找到了值得高兴的事,“从体检报告上看,Steve的哮喘和肺炎症状已经减轻了很多,也许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恢复健康了。”他顿了顿,然后语气坚定的说:“所以,至少在方向上,我的血清是正确的。我认为只需要再进一步研究就能达到预想中的完美效果。” 
 

Zola博士讥讽的附和着,“是啊,Erskine,也许在下次试验中这小子的心脏病就痊愈了呢?再下次说不定他就可以去参加儿童运动会了。用不了十次八次之后他就能成为你想象中的超级人类了也说不定。前提是你的研究还能继续到那个时候。” 
 

如果放在往常,Bucky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侮辱Steve的人,但是此刻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明显搞不清状况的Steve身上,所以他对zola博士那句儿童运动会的嘲讽并没有过分纠结。Bucky伸出手用力的摸摸Steve的瘦胳膊,捏捏他的脸,仿佛在确认这个Steve还是他熟悉的那个最重要的人。 
 

Steve迷茫的盯着自己的手,又抬眼看看绕着他打转的Bucky,痛感依旧没有彻底消散,但是他又看不出自己和一刻钟前有什么不同。Erskine博士和Zola博士的争执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般朦胧,又像是发生在他的耳边一样,Zola生硬的英语里夹杂着大量的德语,听起来很愤怒的样子,尖细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他用了快半小时的时间才慢慢接受了实验失败了这个事实,面对Erskine博士满脸的歉意和懊恼,Steve不忍心表现出自己很失望,好在他现在怎么说都算个病号,不需要说太多的话。 
 

终于,他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不知道是谁在出门的时候好心的给他把灯关上了,Steve躺在一片寂静的黑暗里,睁着那双蓝色的眼睛,想象自己已经死了。不会有人知道Steve之前到底有多期待,因此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现在有多失望,甚至是Bucky也不能。他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就要这样了,因为病弱的身体躺在床上等着别人来照顾,面对发生在眼前的暴行却无能为力,甚至不能保护身边的人,最终有一天他会被自己心里的火烧死。Steve曾经想过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被困在这样的身体里,是他做错了什么吗?没有结论。那些死在战火中的人们做错了什么吗?Bucky做错了什么吗,以至于他要眼睁睁看着父母和妹妹死在自己眼前?没有。Steve不想把这一切归结于命运,但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了,所以他不断的抗争,尽管命运以千百倍的力度回击于他。Steve在心底告诉自己,我不会绝望的,虽然失望,但是我绝不绝望,绝不。一团大火在他的眼睛里熊熊燃烧。 
 

Steve似乎在发愣,Bucky默不作声的观察着他,突然开口,把Steve吓了一跳。 
 

“你不开心,Steve。” 
 

“我会开心的,别担心,Bucky,我只是现在有点失落。” 
 

Bucky推开面前的盘子,两个少年之间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沉默,不是尴尬也非剑拔弩张,他们都在思考。Bucky笑了起来,可是声音里一点快乐的意思都没有,“我知道我挺自私的,我希望你就保持这样就可以了。Erskine博士说你的那些慢性病都在恢复的时候我都要乐疯了,差点没控制住大笑出声,可是我还要装出一副很惋惜的样子,挺有意思的。”Bucky顿了顿,自顾自的说下去,“其实我的要求一直很低,在没来这里之前,我希望你只要能活下去就可以了,我可以照顾你,我不在乎。遇到Erskine博士之后,我稍微贪心了一点,我希望你能摆脱那些乱七八糟折磨你的疾病。可是当你在实验舱里的时候,我后悔了,你就是个小疯子,你会为了目标赌上一切。说真的我挺生气的,可是后来我意识到一件事,你不属于我,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不该对此进行干涉。” 
 

Bucky承认自己这两天实在是幼稚的像个傻子,他原本打定主意了,要一直抓着Steve,不会给这个小混蛋瞒着他做任何决定的机会。可是他不能装作看不见 Steve眼睛里的固执,Bucky绝望的想,也许Steve已经厌倦了他的各种霸道的照顾,Steve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需要自己,他有自己的人生要走,不管结果如何都不应该由Bucky来插手。 
 

他盯着Steve被抓住的手腕,扯扯嘴巴露出一个有点难过的笑容,眼睛里面有些许歉意,“我不能抓着你不放,所以我猜,我至少得先学会放开你的手。” 
 

Bucky顿了一下,像是下了个决定一样松开了Steve的手腕,那块皮肤被他抓得有点发红,能看到两道清晰的指印。突然,Steve啪得一声抓住了Bucky缩回去的右手,然后拉起来晃了晃,在Bucky诧异的目光中,Steve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我需要你,Bucky,我需要你,这一点毋庸置疑。发现了没有?其实你才是我们中最会胡思乱想的那个。”说着,他朝Bucky调皮的眨眨眼睛,“还记得那次有个男人偷了Simth太太店里的一条香烟的事吗?如果不是你我就被打死了。” 
 

“哼,”Bucky想起了那件事,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表示不满,“你突然从店里冲出去,活像只兔子,我发誓那是你跑得最快的一次。然后你们就打起来了,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在上帝的份上,Steve你没看出来那个男人的体格顶得上十个你吗?” 
 

Steve敲敲桌子,严肃的强调,“我只不过是礼貌的请他交出赃物,明显是他先动的手,我是正当防卫。知道为什么那么多时候我敢就这么冲上去吗?” 
 

“除了你那与体型成反比的正义感之外还会是别的吗?你是个固执的小傻子。”Bucky嗤笑一声,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Bucky非常喜欢,也非常尊重Steve这种绝不对黑暗低头的作为,他就是喜欢Steve那股不服输的劲儿,尽管这也是让Bucky感到痛苦的地方之一。 
 

“不全是,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知道你在我的背后,不管我在哪里你总会找到我,你会找到我不让我被打死的。”他摊开手,做了一个无奈的动作,“所以你看,我很需要你,没有你我也许会死,所以你和我的生命一样重要。但我只是想能在你为我打架的时候帮点忙,如果是我们两个人的话,那条香烟说不定就追回来了。” 
 

“天……”Bucky愣住了,过了半天才发出一句感慨,他舔了舔嘴唇,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会说话,天啊!Stevie!”他扑过去使劲儿的揉着Steve的金发,而Steve则抓着他的手腕不让他乱动,“这真的是那个小古板小学究Steve吗?!血清的功效难道不是作用于身体而是作用于脑子的?!” 
 

Steve总有办法在几句话之内让Bucky也变成一个快乐的小傻子。 
 

Bucky现在不再去患得患失的揣测Steve是否还需要他这个问题了。Bucky下定决心,反正他就是要跟着Steve,照顾他。如果Steve不同意他就一直盯着他,就用他那双布鲁克林小王子的眼睛,他知道Steve抗拒不了这个的。 
 

总之,他别想甩开我。哼。Bucky在心里哼哼唧唧的想,他看了一眼埋头吃饭的Steve,不禁露出了一个大尾巴狐狸一样得意的笑。 
 

漫长的夏季终于还是过去了,尽管在此期间Bucky试图教会Steve如何游泳,在冷的不能下水的时候Steve最终放弃了,倒不是说Steve不是个好学生,只是Bucky老师的课程实在是太过意识流。 
 

“下水前要做好热身。先这样,然后这样,哗!噗!呼吸,想象自己是一块海绵,或者是树枝也行,然后就能浮起来了,很简单的。”Bucky在河水里扑腾着给Steve示范,一边示范一边配上各种拟声词和形容词。Steve披着一块大毛巾,穿着泳裤坐在岸边面无表情的听着Bucky意义不明的指导。 
 

在大多数时候即使Bucky不说话,只是动两下眼睛,Steve就能明白他想干什么,但是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荡然无存,甚至还存在着严重的交流障碍。 
 

“好吧,”Bucky沮丧的鼓起嘴巴游上岸,“我是个超级烂的老师,明年夏天还是让John来教你好了。”他像只调皮的大金毛猎犬一样使劲儿摇晃着脑袋,甩了Steve一身水,然后乐不可支的笑得打跌。Steve无奈的看着朋友幼稚的行径,起初还绷着脸不想理他,最终也莫名其妙的和Bucky笑成一团,他们追逐着跑回研究所,Steve的身体是好了不少,居然能完整的跑下来这段路程,虽然完全不能和Bucky相比,但对此Bucky还是挺满足的。 
 

Bucky靠在门边,看着Steve挥动着小拳头挠痒痒似的拼命打着房间里的沙袋。自从上次Steve表示Bucky不用像个护犊子的老母鸡一样护着他之后不久,Bucky在John去镇上采买的时候跟着一起去了,然后给他扛回来一只沉重的沙袋,挂在他们的房间里,Steve现在每天吃完晚饭都会对着这玩意打上一个多小时,照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可以就这么打一天。”Bucky对此不置可否。 
 

“你觉得13岁和15岁有什么区别?”Bucky看着Steve,若有所思,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来。 
 

Steve手上不停,金发被汗水打湿,贴在冒着热气的脸上,“你是想说你长高了快十公分?还是想说更受女孩子欢迎了?” 
 

“当然不是。”Bucky嘟囔着,他走过去倒在床上,滚了两圈直接滚到床下,然后就躺在地上歪头看着挥洒汗水的Steve,舔舔嘴唇慢吞吞的说:“我觉得我想明白了点什么事。”Bucky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无聊所以想找点乐子,说话总是带着浓重的意大利口音,有一股电影中意大利黑手党一本正经的傲慢的调调,听起来非常奇怪又很好笑。 
 

“他们说意大利男人比较讨人喜欢。”在地上百无聊赖的滚了两圈之后,Bucky突然又没头没尾的冒出一句话,这让Steve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事。 
 

“谁们?说起来,Bucky,你最近经常和John去镇上。你该不会是去跟女孩子约会了吧?”Steve终于停下来了,狐疑的看着明显有点奇怪的Bucky,结合他最近的表现,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可是这个念头让他觉得有些别扭。 
 

“嗷!!”Bucky大叫一声,痛苦的捂住自己的额头,疼得热泪盈眶——他刚才在滚动的过程中撞到了床脚——“才不是!”Bucky爬起来愤愤的说,委屈的大眼睛里面溢满生理性泪水,他大声为自己辩解着以掩饰自己内心的一丝丝心虚。 
 

他最近确实是去镇上和姑娘“约会”了,只不过是和一群姑娘。 
 

那些姑娘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Bucky请她们教他怎么跳舞。女孩们都喜欢这个看起来有点害羞的男孩儿,乐意手把手带着他跳不介意他笨拙的踩到她们洁白的鞋面。女孩们好奇这个从来没见过的少年是从哪里来的,Bucky随手扯了个谎说自己是John的侄子,来这里玩两天,于是她们就相信了。 
 

女孩们跟他说镇上再过一段时间会有一个秋收节,晚上举办盛大的篝火晚会,附近城镇的人都会来参加,她们诚心诚意的邀请Bucky,于是Bucky就计划着等自己学会了就教Steve跳舞,然后他们一起跑到这边来玩。在布鲁克林的时候可很少有这种机会。Bucky希望自己能跳得像模像样的时候再告诉Steve这件事,所以被Steve怀疑偷跑出去约会的时候他小小的心虚了一下。 
 

Steve奇怪的看了一眼嗷嗷叫的Bucky,脑子里构建出一幅帅气可爱的Bucky搂着看不见脸的姑娘的细腰翩翩起舞的画面,很美好,并且一点也不违和,可是他心里还是有种不是滋味的感觉。Steve甩甩脑袋把这些赶出脑海,转身走进浴室冲掉一身的汗。 
 

Bucky捂着额头,嘴里念叨着跟着Steve进了浴室,Steve渐渐习惯了他洗澡的时候Bucky有时跟他一起洗有时就在浴室里跟他说话的奇怪行为,也懒得制止他了。 
 

Bucky蹲在地上抬头看Steve拧开水龙头,手指无意识的扣着地上的瓷砖缝隙。 
 

“刚才Zola找我去实验室,抽了一管血就放我回来了。”Bucky摇头晃脑,这次的口音里带着生硬的德国腔。 
 

水声蓦然停住,Steve顶着一头泡沫,他诧异的看着Bucky,不由自主的问道:“他想干什么?” 
 

“他问我血型是什么,我说不知道,他就抽了一点,”Bucky也有点迷茫,“但是看到我是AB型之后就不耐烦的把我打发走了。Zola一直怪怪的,谁知道他想干什么,也许他是个讨厌AB型血的吸血鬼。” 
 

水声继续,Steve想了一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头绪来,打算找个时间告诉Erskine博士这件事。最近Erskine博士的研究好像到了瓶颈,经常一周也见不到他从实验室里出来。 
 

也许蹲着腿有点累,Bucky干脆盘腿坐在地面上,哼着自己编的调子,并且身体跟着调子的节拍左摇右晃。 
 

“对了!John说明年可以教我开车!”突然,Bucky想到了一件事,兴奋起来,眼睛也变的亮晶晶的,“我在想等我学会了开车,然后去镇上找份工作赚钱买辆二手车,也许我们能自己开车去大峡谷。”他习惯性的舔舔嘴唇,为这个念头感到振奋不已,“就我们俩。我查过,大峡谷离这儿不算远,开车也就四五天,我们可以来一次公路旅行。到时候我坐在最边缘的岩石上,你可以帮我画一幅画,我要把它当传家宝留给我的孙子!是不是还挺酷的?” 
 

Steve擦头发的手顿下来,他想起Erskine博士以前跟他们说的那些景色,显然也有点期待,“我也可以跟你一起挣钱,我画的还不错也许有人愿意买它们。” 
 

“一言为定。”Bucky快速的伸出手,表情严肃。 
 

“一言为定。”Steve郑重的跟他来了一个响亮的掌击。 
 

彼时的他们信心满满,都以为自己能遵守这个约定。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