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ki

I will return, find you,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盾冬】革命之路(现代AU)01


大胸奶爸盾X冷酷杀手冬

大概就是个日常搞笑文,作者智商和逻辑常年不上线,拒绝吃药从你我做起。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吃枣药丸。


01

“我再说一次!我要退出傻逼Hydra!!”Bucky用肩膀和半边脸夹住手机,一边大吼一边费力地把沉重无比的纸箱往卧室里拖,那里面装着他心爱的SIG-Sauer系列,每一把都有专属配套的枪盒,外面客厅里还堆着Glock系列、Colt系列、两把MGL榴弹发射器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武器,“Pierce那个老混蛋听不懂人话吗?老子不干了!”


“冲我发火有什么用!”电话那头的人的听起来也十分窝火,但是很快换上苦口婆心的语气,“你也知道他是个老混蛋,干嘛跟他计较?再忍两年等他退休,谁还敢惹你?再说了,你现在走,养老金不要了?”


Bucky一个用力纸箱被撕开一个口子,码得整整齐齐的枪盒瞬间咣当几声散了一地,声音大得Bucky心在滴血,那可都是定制货啊。他赌气地坐在地上一边收拾一边继续发火,“不要了!爱给谁给谁!留给他葬礼上请乐队奏欢乐颂也行!”


“你今年几岁?三岁吗?!别耍小孩子脾气了,你可是Hydra的第一杀手Winter——”


“小孩子脾气?!”Bucky听到这句话简直要气笑了,“他们拿那台该死的机器动我的脑袋!搞得乱七八糟!不仅绑着我还烫我!你居然敢腆着脸说我耍小孩子脾气?!你脑子有什么毛病?要不要给你也来一下?”


冬兵的声音直接穿过无线电波隔着500公里对着Rumlow的耳膜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即使他有先见之明地把话筒拿开远离耳朵五公分也没有任何意义。


Rumlow无奈地揉着眉心,赶紧安抚着暴躁的Hydra第一杀手冬兵,以防他失去理智到过来炸了他们家房子,贷款还没缴清,真是作孽,“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该那么说。Pierce就是个狗娘养的褶子怪,行了吧?”


对面的人气鼓鼓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Rumlow不用想就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七年的保姆不是白当的。


“我会去跟他说的,你这段时间老实一会儿,别惹麻烦了,我可不想带队踹你家门。”


“你来啊!老子会怕你吗!老子只用一只手就能灭了你那个弱鸡特战队!”


“谢谢!James!也祝你晚安!”


“等——!”Bucky正在气头上还想再嘲讽几句,结果发现Rumlow已经迅速挂了电话。一腔愤怒无处发泄,他抓着手机作势要摔最终还是理智地放了下来。


Bucky愤恨地抱起那一堆枪盒把它们塞在衣柜的角落里,然后把客厅箱子里的武器分散藏在这栋房子的每个房间里,那两把MGL则被他直接扔进了杂物间放棒球棒的桶里,用一件长外套粗略地挡着。


做完这一切后Bucky躺在那张还没有拆塑的床垫上,想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事,心里愈发充满酸楚。他没想到自己给Hydra干了这么多年,最后他们居然敢用这么惨无人道的手段对付他。他本来是Hydra在美利坚的核心,精英中的精英,所有人都把他当成偶像崇拜,因为经他手的任务每一次都完美得可以直接刻成光盘发给新人做教材。可自从两年前那个褶子怪Pierce调过来之后,Bucky的工作量简直呈几何倍型骤增,但是褶子怪不仅不给他涨工资,还要以浪费武器、物资,破坏公物等各种理由克扣奖金,零食费也不给报销,Bucky觉得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一周前他们把他绑在椅子上,给他用了那个机器之后,Bucky两年来的怒火和委屈在一夕之间全数爆发。他徒手拆了那间实验室,用他的金属胳膊砸烂了那台该下地狱的机器,打伤了一堆医护人员和特战队队员逃了出去。在逃出Hydra大厦之前他出于职业道德,撬开了Pierce办公室的门,在他的桌子上留下一封措辞激烈的辞职信。


也许是忌惮Bucky的实力,也许不是真的想跟Bucky撕破脸皮,Hydra并没有对他展开追捕行动。Bucky在过了两天居无定所的日子之后,决定随便找个地方住下来。他在售房网站上看到了布鲁克林社区,上面的简介是安静祥和,适合养老。Bucky觉得自己过了那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生活,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于是他随便挑了一栋顺眼的房子,跟中介交接好了之后,今天正式搬进来。


房子不大,是老式的两层楼带一间阁楼,前后有两个院子,好在看起来很温馨,这多少冲淡了Bucky心里的悲苦之情。没拆塑封的床垫一动就哗啦哗啦响,可是Bucky现在不想干任何事。他还穿着脏兮兮的背心和工装裤,澡也没洗,床单也没铺,卫生也没打扫,啊,明天还要做小饼干送给邻居以示友好,天啊,可家里没有粮食,连包泡面也没有。万一邻居都是些上了岁数神经衰弱的老年人,他打个喷嚏都会被敲门投诉怎么办?以后还要出去找工作,万一又遇上像Pierce那样的混蛋上司怎么办?事情简直一件连着一件不给人喘息的机会,Bucky委屈地把自己缩成一团,在哗啦作响的床垫上,带着满脑子的负面情绪,孤零零地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Bucky当然没有去烤小饼干,他有一种把厨房里的任何一件物品变成核弹级别的毁灭性武器的本事。


Bucky只是暴躁地在屋子里打转,理智地想出一万种怼死褶子怪的方法,并且在脑子里进行模拟演习。


他把自己困在家里,时而瘫倒在沙发上,时而对着靶子狂扔飞镖,想象那是Pierce那张假惺惺的脸。好在世界上还存在着外卖这种东西,倒不至于饿死,Bucky这几天就靠着各种口味的披萨过活。从最原始的香肠披萨,到最近大受欢迎的海陆双拼披萨,再到黑暗重口的芥末榴莲恶魔椒披萨,Bucky来者不拒。昨天那家披萨店在送外卖的时候格外赠送了他一张会员卡,以感谢他对他们的支持。Bucky关上门转手就把那张巨丑无比的会员卡扔进垃圾箱里,并且下定决心再也不定他们家的披萨了——简直想象不出什么人能把配色弄得那么诡异,冲击力堪比生化武器。


Rumlow一开始来了十几通电话Bucky都没有接,后来他就不再打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Bucky的手机没电了——他一直没找到自己的充电器。


正当Bucky躺在沙发上幻想着把Pierce的眼睛抠下来剁碎了冲进下水道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很规整,听起来像是个当兵的,可鞋子的底很软,大概是运动鞋,所以不可能是来抓他的。Bucky掏了掏耳朵,懒懒地翻个身,五秒钟后欢乐颂气势恢宏的电子音响了起来。


是他的门铃。


Bucky被吓得连滚带爬地从沙发上滚下来,火速冲过去一把拉开了门,音乐停了。


操!这房子的前主人是傻逼吗?!


Bucky惊魂未定,只觉得自己当年从马上就要爆破的大楼里跑出来都没这么惊心动魄。他不耐烦地抬头,险些撞进一对裹在白色T恤衫里,形状完美、厚实丰满、富有弹性动感的硕大胸肌里。


哦,上帝。


————TBC————


评论(4)

热度(73)

  1. 存文小仓库Roki 转载了此文字